百廿校庆·世纪中文云讲堂·名家讲坛丨廖可斌:古籍整理的若干规则与方法

发布者:文学院2发布时间:2022-12-21浏览次数:27

20221215日,文学院世纪中文讲堂“名家讲坛”邀请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主任、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廖可斌教授为我院师生作了一场题为古籍整理的若干规则与方法”的精彩讲座。讲座由院长马世年教授主持,我院200师生参与了本次讲座。



讲座开始,廖老师就自己在评阅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教育部项目、古委会项目等古籍整理项目,以及在审读若干古籍整理书籍时发现的问题入手,提出“从事古籍整理、编辑,如何起步”这一问题。廖老师认为,在选择题目时,应当思考选题是否有价值,是否值得整理;另一方面,需要考虑设计是否合理,不同文献、不同的整理目标,也应当采用不同的整理方式。接着,廖老师就“学习研究古代文学,如何起步”这一问题也进行了解答。认为可以从点读一本别集,整理一种别集、编纂一个年谱或一种专题资料长编开始,感受古籍,感受历史,独立发现问题。另外,廖老师结合了徐朔方、章培恒、袁世硕等学者的研究经历,提出可以走“点--线”“点-线-”之路,指出学术研究起步和发展,基础要厚,视野要宽,落点要实三个要点。


廖老师从多个方面给出了古籍整理的意见。其一,定位准确是进行古籍整理的前提。廖老师认为,要针对不同类型的文献,采取不同的整理形式;不同的整理者,不同的目标读者群,也应采取不同的整理方式。其二,全面掌握书目和版本源流,合理选择底本和校本,是古籍整理的关键。必须全面调查掌握书目,以及每种书目的所有版本,了解不同版本的异同优劣,理清版本之间的源流关系。选择底本和校本时,要遵循“从早、从全、从善”的原则。其三,要注重编排体例。大型文献整理,分类宜粗不宜细;古代文献如分类,总体上可依据“经史子集”四部分类法;在编排的纲目决定中,也要需要有妥善的逻辑。其四要注重标点。廖老师认为,古籍整理时不宜加入现代标点的问号和感叹号。其五要注重校勘。通校要真校,不能名不副实。校记体例须充分讨论,慎重决策。此外,在辑佚、附录、前言凡例等方面都需注意。最后,廖老师指出,古籍整理的整体目标应当追求“全、准、清、精”几个要点。



漆子扬老师、丁宏武老师也针对本次讲座的内容与廖老师进行了交流。对在场各位师生所提出的问题,廖老师均做出了细致的解答。主持人马世年老师对老师的精彩讲座做出总结并表示感谢。廖老师的此次讲座,明确了古籍整理工作的整体要求和目标,让我们对古籍整理工作有了更多的认识和敬畏,对我们十分具有启发意义。

 


主讲人简介:

廖可斌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北京大学中国古文献研究中心主任、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成员,国家级过层次人才。